广东省电子政务协会
首页 >行业资讯 >破解数字化精细化城市治理的“珠海密码”
  • 破解数字化精细化城市治理的“珠海密码”
  • 2022年03月28日 16:00 发布人:

  小到每块井盖、每盏路灯,大到每个小区、每条街道,都成为了一颗颗“移动探头”日常巡视的目标。在珠海,每天都有近百名巡查员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大街小巷,一旦发现角落里的“脏乱差”,他们便拿起手机快速记录,一键上传至后方的指挥中心。

  一颗小小的按键,见证着城市治理方式的变革。从最初的层层指令、多部门投诉,到如今的一键传达、一站式受理,“互联网+大城管”正织起一张横向到边、纵向到底的城市管理网络,实现对城市管理活动的全覆盖监管、高效率处置。

  从细微处的井盖、路灯,到住宅小区、乡村道路,这张覆盖全市的数字城管网络,如何远程监测超100万个部件?每天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城管巡查员,如何在几分钟内立案、处理?全年25.86万宗、单日约700件市民关心的城市管理案件,如何实现事事有回音?……

  这些问题的背后,正藏着数字化精细化城市治理的“珠海密码”。

  实践用大数据给城市“找茬”

  套上防尘鞋套,轻声步入位于珠海市数字化城市管理中心的指挥大厅,十余名案件受理员正在电脑前快速审核前方收集到的案件。立案、派遣、核查、结案……在鼠标和键盘的精准配合下,一个装着市民“急难愁盼”的案件,从审核到处理,可能只需要数秒钟时间。

  电脑后方,珠海市数字化城市管理信息系统的大屏幕上,视频监控、车辆监控、路灯监控、地下管网、巡查员管理等功能入口被设计成颜色各异的圆形按键。视频监控范围内,珠海实时的市容环境和卫生状况一览无遗、清晰可见。

  “路灯、井盖、消防栓、交通护栏,所有你能看得见的城市‘部件’,在我们的系统中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‘身份证’。”珠海市数字城管指挥中心政策法规室副部长郑雅颖打了个比方,“比如路面上一个雨水井盖坏掉了,通过地理位置、有效期、管养方、权属方等信息形成的数据基础,就可以快速知道它‘归谁管’。”

  不止于此,利用路灯巡检维护智能管理系统,可远程检测每盏灯的电压、电流、功率等运行状态;推进餐厨垃圾电子标签化管理,可确保垃圾产生单位和中转企业严格进行分类中转收运;采用北斗技术高精度定位芯片,可规范共享单车有序定点停放……以往一系列需要依靠人力逐一排查摸索的工作,如今,通过一系列“高科技”便能够轻易完成。

  依靠大数据等信息化手段,珠海实现了对全市超过100万个部件信息的精细化和数字化管理。巨量的信息堆叠成一个大数据“富矿”,给城市“找茬”变得更加精准、高效。

  “此处有2个污水井盖不断冒污水,道路上污水横流,臭气熏天,请相关部门尽快处理。”今年1月,市民黄先生在香洲区吉豪苑小区附近的人行道上发现污水横流,随即在城市管家微信小程序中进行投诉,并附上了2张现场照片。一键提交后,水控集团、小区物管工作人员迅速赶来,共同疏通管道,不到2个小时,路面恢复干爽通畅。

  实际上,早在2018年5月,珠海便兴起了一场“文明随手拍”的热潮,市民只要拿起手机拍下身边的不文明现象,上传到市文明办的“随手拍”曝光平台,几天后就能得到整改反馈。而在珠海交警微信公众号的“每日举报”栏目,市民还可以对不文明交通现象进行拍照、曝光,在一定程度上也减轻了交警部门的日常工作负担。

  创新网格化覆盖城市“末梢”

  随着越来越多数字化城市管理平台的出现,在珠海,像黄先生这样的热心市民也越来越多,“全民城管”“全民环卫”“全民交警”不再只是一句句口号,已逐步成为现实。

  手机上一个小小的按键,背后是城市管理方式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“在信息化条件下,将城市划分为若干个单元网格,运用大数据网络,实现由被动向主动、由粗放向精细转变的‘新型城市管治模式’,这就叫做‘数字城管’。”珠海市数字城管指挥中心副主任张小川介绍,“这也是珠海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打造的‘智慧城管’中的关键一环。”

  如果说,大数据等科技手段构成了城市数字化管理的“硬联通”,那么,网格化、全覆盖的地毯式巡查,就实现了城市精细化管理的“软服务”。

  “地图上的红色卡通人物,就是一个个案件巡查员,他们是城市管理的‘全自动移动探头’。”郑雅颖指着大屏幕上的网格状地图说,“在珠海,每1万米划分的单元格都有一个巡查员负责,他们每天巡查约25至30公里,每月凭案件积分进行考核。”

  马明就是其中一员。每天,他都会手持“城管通”,骑行在自己负责的网格范围内,一旦发现城市角落或大或小的种种问题,就会马上拍照取证,上传至后方的指挥中心。“如遇到乱贴小广告或者少量垃圾乱丢等小问题,一般都自己动手清理了。”马明说。

  在珠海,每天像马明这样在城市中进行“地毯式搜索”的巡查员就有近100人。原本简洁单一的地图,被精细划分成一道又一道红线。

  通过“绣花功夫”织起的城市管理网络正越织越密,还不断向乡村、向小区等城市“末梢”延伸。

  “很多发生在小区内,但又归属特定部门、单位维管的事,如井盖缺损、路灯不亮、垃圾乱堆放、消防通道占用等,一直是许多小区居民的烦心事。”郑雅颖说。据统计,小区内的案件只有约六成属于物业管理责任。让城管服务“进小区”,是珠海城市治理精细化迈出的重要一步。

  2020年底,通过开展地理信息普查,珠海形成了以物业小区为基础单位的城市电子网格地图,在全国率先将全市1085个物业小区全部纳入数字城管网格,并将业务终端安装到422家物管企业具体负责人的手机上。

  在城市精细化管理的新的理念下,原本“懒得动”的物管企业都纷纷“动起来”。数据显示,去年全年珠海数字城管平台共立案处置“进小区”案件38142宗,结案率达到91.95%。

  探索互联网+大城管打造智慧“大脑”

  城市数字化精细化管理,既要有“指挥员”“监督员”,还要有“裁判员”。

  如何确保派遣给责任单位的案件事事有回应、件件有回音?张小川介绍,数字城管的综合评价系统与市纪委(监委)效能监察联网,对各区(经济功能区)和市级城市管理责任单位开展量化的月度、年度绩效评价,并将结果定期向社会公布。

  这样一种精细化管理和服务指标的考评体系,也同时延伸到了珠海的农村地区。桂山村99.53分、小林村97.47分、南门村97.16分……2021年数字城管乡村人居环境治理综合评价榜单上,全市122条行政村的人居环境治理能力被统一量化,结案量、公众投诉超期率、遗留案件处置率等数据一览无遗。

  “城市管理的各项数据实际上推动了‘闭环’的形成。”张小川说,数据的整合、分析和反馈对城市管理形成了持续性的压力,严格的标准体系有利于城市管理数字化精细化的规范和高效。

  以共享单车为例,珠海城管部门与共享单车服务商就形成了“事前制定、事中管理、事后评价”的长效闭环链条,不仅将共享单车纳入了网格化巡查范围,还通过量化考核评价结果动态调整单车投放配额,倒逼共享单车企业规范管理,维护了城市容貌的整洁、有序。2021年,城管部门共立案处置共享单车案件12645宗,环比减少了15.7%。

  通过全民城管、网格覆盖和业务闭环,珠海城市管理实现了由“小城管”向“大城管”格局的转变。不过,与一些较为成熟的城市管理经验相比,珠海的城市治理模式仍存在一定短板。

  加速建设智慧城市的深圳,将采用“党建+科技+治理”的新模式,引入AI智能识别、物联感知、AI+RPA机器人等技术,进一步打通实现城市精细化治理的“最后一公里”;广州正通过立法推动城市“数字化转型”,建立数字政府与智慧城市协调工作机制,实现公共安全数字化、应急管理数字化、社会保障数字化……

  “要以社会治理网格化为基础,以数字政府‘一网统管’为平台,以信用体系建设为引导,构建激励引导与管治约束相结合的社会治理新格局。”今年初的珠海市政府工作报告中,“数字政府”一词被提及达5次。

  如何加快推进数字政府系统提档升级,探索互联网+大城管智慧平台建设,正成为珠海社会城市治理下一步的重要课题。

(来源:南方日报、南方+)